Home 首頁 Up 上頁 日落時間 回 應 內容
獸的真面目
[Home 首頁] [Up 上頁] [如何分辨敵,假,真基督] [誰是假基督假先知?] [獸的印記與主復臨] [如何計算獸的數目] [獸的真面目]

 

本網采取中立,不分宗派。凡在本闌發表的文章,只能代表其筆者之個人研經心得,不能代表任何教會的立場。

Guang

  1. 以經解經話“獸像”真面目

  2. 以經解經論“獸印記”真面目

  3. 以經解經論“兩角如羊羔的獸”的真面目

  4. 如何才能“守上帝的誡命和耶穌的真道”?

  5. 讀懂“第三天使信息”中的真理

  6. 啟示錄十四章十、十一節研究

  7. “永生上帝的印記”與“守上帝誡命和耶穌真道”的關系研究

  8. “兩角如羊羔的獸”和“七災”的關系研究

以經解經話“獸像”真面目

之所以要研究“獸像”,是因為經上記著說︰“若有人拜獸和獸像,在額上或在手上受了印記,這人也必喝上帝大怒的酒;此酒斟在上帝忿怒的杯中純一不雜。他要在聖天使和羔羊面前,在火與硫磺之中受痛苦。他受痛苦的煙往上冒,直到永永遠遠。那些拜獸和獸像,受他名之印記的,晝夜不得安寧。”( 啟14:9-11)

要研究“獸像”的真面目,我們就要以經上說來証明。首先,我們要明白獸像是由誰作的?獸像是為誰作的?

根據啟示錄十三章的內容,我們知道獸像是由“從地中上來,兩角如羊羔,說話好像龍的獸”為從“海中上來,有七頭十角的獸”作的。從海中上來的七頭十角的獸我們基督複臨安息日會有很清楚的經文根據,這裡就不再重複。我們重點談從地中上來的獸究竟指誰?根據這只獸的行為,我們知道 “他在頭一個獸面前,施行頭一個獸所有的權柄,並且叫地和住在地上的人拜那死傷醫好的頭一個獸。又行大奇事,甚至在人面前,叫火從天降在地上。他因賜給他權柄在獸面前能行奇事,就迷惑住在地上的人,說︰‘要給那受刀傷還活著的獸作個像。’” (啟13:12-14)也就是說他要施行他的一切權柄,並且強迫人拜從海中上來的獸,並以行奇事迷惑地上的人,為從海中上來的獸作一個獸像。並“叫眾人,無論大小、貧富、自主的、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額上受一個印記。”(啟13︰16)關于從海中上來獸與從地中上來的獸的結局,經上說︰“那獸(指海中上來的獸)被擒拿;那在獸面前曾行奇事、迷惑受獸印記和拜獸像之人的假先知(指從地中上來的獸),也與獸同被擒拿。他們兩個就活活的被扔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啟19:20)從這個結局中,我們就知道從地中上來兩角如羊羔,說話好像龍的獸是指假先知。因為他就是那“在獸面前曾行奇事、迷惑受獸印記和拜獸像之人”。這樣看來,我們把這只從地中上來的獸認為是美國就太牽強了。因為美國是一個擁有能力、座位、和大權柄的國家。而這個兩角如羊羔的獸卻只擁有頭一個獸的權柄,沒有能力與座位。所以我們要根據經文的正確說法來說明這“兩角如羊羔的獸”是“假先知”。

既然說是假先知,那他上來的地究竟是指什么地方呢?根據經上以西結書記著說︰“你是未得潔淨之地,在惱恨的日子也沒有雨(指聖靈)下在你以上。…其中的祭司強解我的律法,褻瀆我的聖物,不分別聖的和俗的,也不使人分辨潔淨的和不潔淨的,又遮眼不顧我的安息日;我也在他們中間被褻慢。…其中的先知為百姓用未泡透的(.灰.)抹牆,就是為他們見虛假的異象,用謊詐的占卜,說︰‘主耶和華如此說’,其實耶和華沒有說。…我在他們中間尋找一人重修牆垣,在我面前為這國站在破口防堵,使我不滅絕這國,卻找不著一個。所以我將惱恨倒在他們身上,用烈怒的火滅了他們,照他們所行的報應在他們頭上。這是主耶和華說的。” (結22:24、26、28、30、31)

首先,我們要先分析研究這些經文的預言,是否針對啟示錄十三章中從地中上來的獸。我們知道,從海中上來的獸的權柄是從龍來的,“大龍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 (啟12:9)撒但起初利用謊言“你不一定死”(創3︰4)騙取了亞當治理地球的權柄。所以耶穌說︰“你們的父魔鬼,…他從起初是殺人的,不守真理,因他心裡沒有真理。他說謊是出于自己;因他本來是說謊的,也是說謊之人的父。”(約8︰44)這樣,海中上來的獸從龍所得的權柄同樣也是出于說謊的,是沒有真理的。事實也是這樣,教皇竄改安息日的誡命,以星期日代替安息日,世人因聽從他的話,星期日就成為教皇權柄的象征,這個星期日是建立在謊言“你不一定死”的基礎上。而以西結書中預言的“其中的先知為百姓用未泡透的(.灰.)抹牆,就是為他們見虛假的異象,用謊詐的占卜,說︰‘主耶和華如此說’,其實耶和華沒有說。”說明這裡所指的先知是假先知,這個“假先知” “強解神的律法,又遮眼不顧神的安息日”的特征。這個特征,在古代耶路撒冷的祭司中是沒有的。雖然他們使安息日成為難負的軛,但還不至于“遮眼不顧神的安息日”。這樣,我們就不難明白這經文是指著末后的“兩角如羊羔的獸(假先知)”說的,因為“兩角如羊羔的獸(假先知)”“施行頭一個獸所有的權柄。”(啟13︰12)我們都知道這權柄來源于“星期日”,所以“兩角如羊羔的獸(假先知)”同從海中上來的獸一樣是“強解神的律法,又遮眼不顧神的安息日”。這樣,我們回過頭來,看這個假先知出來的地是指什么就很明白了。因為經上說“你是未得潔淨之地,在惱恨的日子也沒有雨(指聖靈)下在你以上。”這樣一個充滿假先知的未得潔淨之地,自然是沒有真理的地方。“聖靈就是真理。”(約一5︰7)而擁有真理的標準就是“守誡命”,因為經上說︰“人若說我‘認識耶穌’,卻不遵守他的誡命,便是說謊話的。真理也不在他心裡了。”(約一2︰4)這樣,我們不難看出,從海中的獸繼承權柄的“兩角如羊羔的獸(假先知)”所出來的地是指教會。因為從海中出來的獸受了死傷的只是屬世的治權,並沒有散失教會的治權。這個提倡守星期日的教會自然是不潔淨的地方,是說謊的沒有真理的地方。所以經上說“兩角如羊羔的獸,說話好像龍”,因為他同樣跟跟從他的人說“你不一定死”。所以他要“叫地(指不潔淨的教會)和住在地上的人拜那死傷醫好的頭一個獸。”並“要給那受刀傷還活著的獸作個像。”

明白了從地中上來的兩角如羊羔的獸,我們再來研究獸像究竟指什么?

經上說︰“又有權柄賜給他,叫獸像有生氣,並且能說話,又叫所有不拜獸像的人都被殺害。他又叫眾人,無論大小、貧富、自主的、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額上受一個印記。除了那受印記、有了獸名或有獸名數目的,都不得作買賣。” (啟13:15-17)

我們仔細分析就會發現,“兩角如羊羔的獸(假先知)”因有權柄賜給他,他就叫所作的“獸像”有生氣能說話。也就是說,“獸像”原來是沒有生氣的不能說話的。是有權柄賜給“兩角如羊羔的獸(假先知)”后,“兩角如羊羔的獸(假先知)”使“獸像”有生氣能說話。根據懷愛倫的解釋說是一個機構,如果是機構,它應該是有生氣的且會說話,不需要等到賜它權柄才有生氣會說話。所以這解釋不成立。

接著對后面的經文分析,我們就會發現更有意義的問題,“他又叫眾人,無論大小、貧富、自主的、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額上受一個印記。除了那受印記、有了獸名或有獸名數目的,都不得作買賣。”這裡的他就是“兩角如羊羔的獸(假先知)”他有什么權柄能叫眾人,無論大小、貧富、自主的、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額上受一個印記。除了那受印記、有了獸名或有獸名數目的,都不得作買賣。對照經文,我們不難發現,這是因為“獸像”有生氣能說話,“兩角如羊羔的獸(假先知)”是利用“獸像”來“叫眾人,無論大小、貧富、自主的、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額上受一個印記。除了那受印記、有了獸名或有獸名數目的,都不得作買賣。”根據“獸像”的沒生氣不能說話,因權柄賜給執行者后就有生氣能說話的特點,我們不難看出,世上只有一個事物符合這個特點,那就是“法律”。因為法律若沒有被通過,就是一部沒生氣不能說話的物,當賦予法律執行的能力后,通過執行者它就有生氣能說話,並能叫眾人皆要遵守。至此,“獸像”可以肯定是指一部法律。這是一部什么樣的法律,我們接著就要探討這個問題。

我們知道“獸像”就是從海中上來有七頭十角的獸的像。它是由“兩角如羊羔的獸(假先知)”作的,並執行。這樣,“獸像”一定具有這兩只獸共同的特性,就是“強解律法,遮眼不顧神的安息日”,同時又具有從海中上來的獸的本來面目,這個面目就是︰“必向至高者說(.夸大的.)話,必折磨至高者的聖民,必想改變節期和律法。”(但7:25)也具有撒但說謊本質“你不一定死”的面目。細細分析這些特性,發現只有“星期日”最符合這些特性。因為“星期日”是獸與假先知“強解律法,遮眼不顧神的安息日”的確據,同時又是假先知強迫人“拜獸和獸像,在額上或在手上受了印記”的主要手段。並通過沒有真理的偽安息日“向至高者說(.夸大的.)話,折磨至高者的聖民,改變節期和律法。”並由于“兩角如羊羔的獸(假先知)”是通過龍的“你不一定死”,也就是后來的“靈魂不死”來施行神跡奇事,並因為撒但親自出馬使火從天上降下來,才迷惑住地上的人。所以“全地的人都希奇跟從那獸,又拜那龍,” (啟13:3、4)因為全地的人認為那從天上降下來的火是上帝,其實是撒但。

所以我們可以肯定的說︰“獸像”就是“星期日的法律”。

那么,在當今世界提倡宗教信仰自由的年代,哪一個國家會首先出現強迫人“拜獸和獸像,在額上或在手上受了印記”呢?

根據啟示錄十七章中對朱紅色獸的預言(具體內容請看路光著《啟示錄研究與默想》),我們可以清楚的看到,這朱紅色獸代表的第八位(指美國)就是這樣一個國家,它和十角(歐洲盟國)“因為上帝使諸王同心合意,遵行他的旨意,把自己的國給那獸(指第七位教皇),直等到上帝的話(指第二、三天使信息)都應驗了。…他們(十角所代表的歐洲盟國)同心合意將自己的能力、權柄給那獸(指朱紅色獸的美國)。他們與羔羊爭戰,羔羊必勝過他們,因為羔羊是萬主之主、萬王之王。同著羔羊的,就是蒙召、被選、有忠心的,(.也必得勝.)”(啟17: 17、13、14)這個應驗的過程,就是大而且奇的七災,其中的第六災那“三個污穢的靈,好像青蛙,從龍口、獸口並假先知的口中出來。他們本是鬼魔的靈,施行奇事,出去到普天下眾王那裡,叫他們在上帝全能者的大日聚集爭戰。(看哪,我來像賊一樣。那警醒、看守衣服、免得赤身而行、叫人見他羞恥的有福了﹗)那三個鬼魔便叫眾王聚集在一處,希伯來話叫作哈米吉多頓。” (啟16:13-16)將使“拜獸和獸像,在額上或在手上受了印記”的警告完全應驗。

以經解經論“獸印記”真面目

我又看見另有一個獸從地中上來有兩角如同羊羔,說話好像龍。他在頭一個獸面前,施行頭一個獸所有的權柄,並且叫地和住在地上的人拜那死傷醫好的頭一個獸。又行大奇事,甚至在人面前,叫火從天降在地上。啟13:14他因賜給他權柄在獸面前能行奇事,就迷惑住在地上的人,說︰“要給那受刀傷還活著的獸作個像。”又有權柄賜給他,叫獸像有生氣,並且能說話,又叫所有不拜獸像的人都被殺害。他又叫眾人,無論大小、貧富、自主的、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額上受一個印記。除了那受印記、有了獸名或有獸名數目的,都不得作買賣。在這裡有智慧︰凡有聰明的,可以算計獸的數目;因為這是人的數目,他的數目是六百六十六。(啟13:11-18)

從以上經文,我們可以看出一點,就是那“兩角如同羊羔,說話好像龍”的獸,通過“有生氣,能說話”的獸像叫所有“不拜獸像的人都被殺害。又叫眾人,無論大小、貧富、自主的、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額上受一個印記。除了那受印記、有了獸名或有獸名數目的,都不得作買賣。”這就是要斷了“守上帝誡命和耶穌真道的”聖徒的生路,使他們沒有生活的來源。

那么“眾人,無論大小、貧富、自主的、為奴的”為什么要受這個印記呢?是因為“我看見獸的七頭中,有一個似乎受了死傷,那死傷卻醫好了。全地的人都希奇跟從那獸,又拜那龍,因為他將自己的權柄給了獸,也拜獸,說︰‘誰能比這獸,誰能與他交戰呢?’”(啟13:3、4)顯然,人們受獸印記是因為龍所賜給獸的權柄。這權柄是以說謊從亞當手中得來的。這謊言就是“你吃的時候不一定死。”(創3︰4、5)而亞當、夏娃就是被這謊言欺騙,將上帝賜給他們管理地球的權柄讓給了撒但,但這個權柄是以罪為權勢,也就是“凡違背律法的”都是罪的奴仆,都要活在律法之下,都是撒但的戰利品。很顯然這些受獸印記的肯定都伏在撒但的謊言之下,都“故意”不“認識獨一的真神和他差來的耶穌基督。”不想得從神因基督所賜的永生。

這是一個什么印記呢?會使人如此的拒絕上帝的愛呢?讓我們通過以經解經的方法將這獸印記真面目揭露出來。

根據“除了那受印記、有了獸名或有獸名數目的,都不得作買賣”這一經文,我們知道,那愛印記的人就有了獸名或獸名數目。我們都知道這獸的名字就是“教皇”,顯然,這裡並不是說受印記的人都是教皇。就如耶和華的名所顯的榮耀是“耶和華,耶和華,是有憐憫有恩典的上帝,不輕易發怒,並有豐盛的慈愛和誠實,為千萬人存留慈愛,赦免罪孽、過犯,和罪惡,萬不以(.有罪的.)為無罪,必追討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出34:6、7)那么,同理。獸的名所顯的印記也就是獸的意念,這意念就是“他必向至高者說夸大的話,必折磨至高者的聖民,必想改變節期和律法。”(但7:25)也就是說,接受獸印記的人,“必向至高者說夸大的話,必折磨至高者的聖民,必想改變節期和律法。”(但7︰25)他們的心思意念將被獸的意念充滿,所以就說出獸的話來,因為這獸“開口向上帝說褻瀆的話,褻瀆上帝的名並他的帳幕,以及那些住在天上的,並與聖徒爭戰。”(啟13:6、7)而這意念必在獸像所代表的《星期日法律》(請看《以經解經話“獸像”真面目》一文)中體現出來,使“兩角如羊羔,說話好像龍”的獸所代表的“假先知”(啟19︰20) ,能通過這法律運動政府實現獸(教皇)的意志。

明白了獸名所代表的印記就是“必向至高者說夸大的話,必折磨至高者的聖民,必想改變節期和律法。”的行為。接著我們來研究獸名的數目究竟代表什么樣的印記。

顧名思義,獸名的數目就是獸名字的數目。我們都知道教皇自稱是“上帝兒子代理人”,是基督在世界的代表。經上說︰“凡有聰明的,可以算計獸的數目;因為這是人的數目,他的數目是六百六十六。”顯然這數目就是“上帝兒子代理人”的數目,根據拉本文的語法,每一個拉丁字母都可以有一相應的數字。那么“上帝兒子代理人”的拉丁文數目剛好是“666”。這是“上帝兒子代理人”的數目,我們都知道這個代理人是“假的”。這樣,那有獸名數目的印記就是承認教皇是“上帝兒子的代理人”。這肯定也是獸像的內容之一。否則人們就不會承認。

那么到這裡,我們可以肯定的說,獸印記就是在額上所代表的思想承認教皇是“上帝兒子的代理人”;在手上所代表的行為上“必向至高者說夸大的話,必折磨至高者的聖民,必想改變節期和律法。”

以經解經論“兩角如羊羔的獸”的真面目

我又看見另有一個獸從地中上來有兩角如同羊羔,說話好像龍。他在頭一個獸面前,施行頭一個獸所有的權柄,並且叫地和住在地上的人拜那死傷醫好的頭一個獸。又行大奇事,甚至在人面前,叫火從天降在地上。他因賜給他權柄在獸面前能行奇事,就迷惑住在地上的人,說︰“要給那受刀傷還活著的獸作個像。”又有權柄賜給他,叫獸像有生氣,並且能說話,又叫所有不拜獸像的人都被殺害。他又叫眾人,無論大小、貧富、自主的、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額上受一個印記。除了那受印記、有了獸名或有獸名數目的,都不得作買賣。在這裡有智慧︰凡有聰明的,可以算計獸的數目;因為這是人的數目,他的數目是六百六十六。(啟13:11-18)

從以上經文可以看出,“兩角如同羊羔的獸”要叫人“拜那死傷醫好的頭一個獸(指教皇)”,又 “行奇事,就迷惑住在地上的人,說︰要給那受刀傷還活著的獸作個像。”使“眾人,無論大小、貧富、自主的、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額上受一個印記。”這“兩角如同羊羔的獸”究竟是誰,有這么大的能耐,讓我們去看看啟示錄第十九章二十節︰“那在獸面前曾行奇事、迷惑受獸印記和拜獸像之人的假先知,也與獸同被擒拿。他們兩個就活活的被扔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看來,“兩角如同羊羔的獸”就是那“假先知”。

經上又說“兩角如同羊羔的獸”所代表的“假先知”“說話好像龍”。我們知道“大龍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啟12:9)耶穌說︰“你們的父魔鬼……。他從起初是殺人的,不守真理,因他心裡沒有真理。他說謊是出于自己;因他本來是說謊的,也是說謊之人的父。”(約8:44)這樣,“兩角如同羊羔的獸”所代表的“假先知”“說話好像龍”,也就是“假先知”說謊像龍,因他心裡沒有真理。就如在伊旬園中的古蛇欺騙了夏娃一樣,說︰“你們不一定死。”(創3:4)這個從地中上來的“假先知”肯定一樣也說︰“你們不一定死。”這是他們共同的特征。

根據“第三天使信息”所說︰“若有人拜獸和獸像,在額上或在手上受了印記,這人也必喝上帝大怒的酒;此酒斟在上帝忿怒的杯中純一不雜。他要在聖天使和羔羊面前,在火與硫磺之中受痛苦。他受痛苦的煙往上冒,直到永永遠遠。那些拜獸和獸像,受他名之印記的,晝夜不得安寧。” 聖徒的忍耐就在此;他們是守上帝誡命和耶穌真道的。(啟14:9-12)

我們將以上信息作個比較,就會發現,“假先知”叫人“拜獸和獸像,在額上或在手上受了印記”的目的,是叫人不“守上帝誡命和耶穌真道的。”而末后的審判中,得救的是“守上帝誡命和耶穌真道的”聖徒。顯然,“兩角如同羊羔的獸”所代表的“假先知”也跟“古蛇”一樣,說︰“你們不一定死。”只不過這一次是跟眾人說︰“你們不守誡命和耶穌真道不一定死。”

縱觀我們這個世界,不守上帝誡命和耶穌真道的,又貌似基督(指兩角如羊羔)的教會主要只有兩個,一個是天主教;另一個是在星期日作禮拜的基督教。他們不守上帝的誡命,特別不守第四條誡命,“當紀念安息日,守為聖日。”耶穌說︰“就是到天地都廢去了,律法的一點一畫也不能廢去,都要成全。”(太5:18)而且“你們既然要按(.使人.)自由的律法受審判,就該照這律法說話行事。因為凡遵守全律法的,只在一條上跌倒,他就是犯了眾條。”( 雅2:12、10)這樣,我們就可以確實的知道,“兩角如同羊羔的獸”所代表的“假先知”就是當今世界上的天主教和基督教,他們共同的特點是不守上帝誡命中的安息日。

根據“他(假先知)在頭一個獸(指教皇)面前,施行頭一個獸(指教皇)所有的權柄,並且叫地和住在地上的人拜那死傷醫好的頭一個獸(指教皇)。”我們相信,最終這天主教和基督教將聯合,叫人“拜那死傷醫好的頭一個獸(指教皇)。”並從龍那裡獲得“行大奇事,甚至在人面前,叫火從天降在地上”的能力,迷惑住在地上的人,要為教皇製定“獸像(指星期日法律  具體分析請看《以經解經話“獸像”真面目》一文)”,叫所有的人“受獸印記和拜獸像”,實現預言中“全地的人都希奇跟從那獸(指教皇),又拜那龍(指撒但),因為他將自己的權柄給了獸,也拜獸,說︰“誰能比這獸,誰能與他交戰呢?”的預言。(啟13:3、4)

而實現這預言的基礎就是“巴比倫大城傾倒了﹗傾倒了﹗成了鬼魔的住處和各樣污穢之靈的巢穴((或作︰牢獄;下同)),並各樣污穢可憎之雀鳥的巢穴。因為列國都被她邪淫大怒的酒傾倒了。地上的君王與她行淫;地上的客商因她奢華太過就發了財。”(啟18:2、3)這意思就是末后的天主教和基督教將成為“鬼魔的住處和各樣污穢之靈的巢穴,並各樣污穢可憎之雀鳥的巢穴。”這鬼魔的異端招魂術將成為他們的手段,而列國將被這招魂術迷惑,與這假先知聯合。這時,“他們(指美國和歐洲聯盟)與羔羊爭戰,羔羊必勝過他們,因為羔羊是萬主之主、萬王之王。同著羔羊的,就是蒙召、被選、有忠心的,(.也必得勝.)。”(啟17:14)這爭戰就是為了推行《星期日法律》,中所有的人“受印記,有了獸名或有獸名數目。”(啟13:17)這獸名顯示的精神是“必向至高者說(.夸大的.)話,必折磨至高者的聖民,必想改變節期和律法。”(但7:25)也就是說,受獸名印記的人“必向至高者說(.夸大的.)話,必折磨至高者的聖民,必想改變節期和律法。”受獸名數目印記的人將承認教皇是“上帝兒子代理人”的中保身份。因為獸名數目就是“上帝兒子代理人”拉丁文的數目,它是人的數目,這數目是666。

也就是說獸的印記有兩個,一個是獸名,一個是獸名數目。就如永生上帝的印記也有兩個,一個是耶和華的名,一個是耶穌的名。耶和華名所顯示的是愛,耶穌名所顯示的是順從。愛與順從就是耶穌的真道,這真道就是守誡命的能力所在。是的有愛獸印記的人所不明白的。

如何才能“守上帝的誡命和耶穌的真道”?

我們知道,在末世的時候,“聖徒的忍耐就在此;他們是守上帝誡命和耶穌真道的。”(啟14:12)那么,我們作為末后兒女,能否“守上帝誡命和耶穌真道”,就成為一個必須面對的問題,因為我們是“那守上帝誡命、為耶穌作見証的兒女。”(啟12:17)

如果我們不能遵守誡命,也就不能為耶穌作見証,不能為耶穌作見証,也就不能成為兒女,因為經上說︰“人若說‘我認識耶穌’,若不遵守他的誡命,就是說謊的,真理也不在他裡面了。”(約一2︰4)如果我們說我們是遵守誡命的,卻又說,我們作不到,這就是說謊了,因為經上說︰“我們遵守上帝的誡命,這就是愛他了,並且他的誡命不是難守的。因為凡從上帝生的,就勝過世界;使我們勝了世界的,就是我們的信心。勝過世界的是誰呢?不是那信耶穌是上帝兒子的嗎?”(約一5:3-5)

是啊﹗上帝的誡命不是難守的,可是我們有許多的傳道者和弟兄姐妹都說守不住,這顯然與經上的話相違背,不符合聖經的教訓。“因為凡從上帝生的,就勝過世界;使我們勝了世界的,就是我們的信心。勝過世界的是誰呢?不是那信耶穌是上帝兒子的嗎?”是啊﹗使我們勝了世界的就是我們的信心,這信心就是耶穌已經成為贖罪祭,代替我們死在罪中,就如經上說︰“上帝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因為上帝差他的兒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或作︰審判世人;下同)),乃是要叫世人因他得救。信他的人,不被定罪;不信的人,罪已經定了,因為他不信上帝獨生子的名。”(約3:16-18)我們是信上帝獨生子的名,這名所顯示的意念是順從,若我們能像耶穌一樣順從,我們就能守好誡命,這順從也就是耶穌的真道,就是“不依靠勢力,不依靠才能,乃是依靠耶和華的靈方能成事。”(亞4︰6)這所成的事,就是重建“聖殿”,這聖殿耶穌用了三天,也就是從生到死,從死到生的三天,這三天耶穌使一切的人類因他的死,罪被赦免,反得永生。這就是聖殿的重建,就是重建我們心靈的聖殿,不是耶路撒冷的聖殿。這三天,耶穌是以信心勝過世界,以相信父的慈愛勝過世界,那么,耶穌要我們學習他的樣式,也就是要我們學會對天父的信心,這信心就是他愛我們,必赦免我們的罪過,必重新給我們建造一個聖潔的靈,讓我們能戰勝罪惡。但前提是我們要學會順從,這順從就是我們脫離罪惡的開始,是我們成聖的開始,是我們成為聖靈的居所的開始,要知道,聖靈與罪惡相爭,不能同時在我們裡面,我們必須順從聖靈,讓罪惡被聖靈戰勝,這樣,我們就能行正確的事,守上帝的誡命。

然而,順從聖靈是一門學問,是我們所有基督徒都應該得到地經驗,父所以要我們經受患難,就是要我們學習這經驗,讓我們有一顆完全依靠他的心,也就是凡事禱告,凡事相信,凡事依靠,這樣,我們必因父所賜的靈戰勝罪惡,能守好誡命。當這時,我們的見証就是真的,我們所傳耶穌的見証就是有力的,因為我們因耶穌的恩成為聖潔的國民,有君尊的祭司,神的兒女。這見証就是我們的行為是守上帝誡命和耶穌真道的。那時,我們就會像約翰一樣說,上帝的誡命不是難守的,因為是上帝住在我們裡面,我們立意作事都是上帝要我們行出來。

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感謝天的父,使我們在基督裡成為新造的人,使我們與你和好。阿們﹗

讀懂“第三天使信息”中的真理

基督複臨安息日會是上帝在末后分別出來為耶穌作見証的兒女,是特為傳“三天使信息”而存在的第七個老底嘉教會,這個教會初期,以切心研究《聖經》得以明白“第一天使信息”,並很快將這信息傳遍大半個世界,就如那飛在空中的天使,將永遠的福音──守上帝的誡命和耶穌的真道,傳給各國,各方,各民,各族。但可惜的是,這個教會很快進入一種不冷不熱的狀態,自以為富足,其時是赤身、貧窮、困苦、可憐的。因為他們都以為自己明白第三天使信息,以為自己能傳第三天使信息,實際上他們並沒有真正明白第三天使信息的真正啟示。這都是因為他們沒有以《聖經》作為他們的真正靈糧,認為上帝已經將所有一切都啟示給了懷愛倫,使他們對研究《聖經》的熱心變得不像起初那樣虔誠,只以懷愛倫說為最高學問,以至于上帝本來是指示我們一種研究方向的方法,變成就是上帝的啟示實意。所以,每當我們傳第三天使信息時,我們不知道該怎樣按照經上說來傳,因為我們缺乏真正理解明白的靈,只有那表面的真理。我所看到的盡是這信息的一些沒有經上確據的講論。所以,本人本著上帝的大能,以經上說來將這信息的意義明明白白的說出來,告訴眾教會,希望眾教會能將這信息從頭到尾仔細考查,看是否不是,若認為是,就大膽的傳,若認為不是,也指出,讓我們共同進步。愿天地的創造主祝福我們的教會,讓我們都能擁有第三天使信息大喊叫的靈,讓“地就因你的榮耀發光。”(啟18:1)

就讓我們來以經上說來讀懂“第三天使信息”︰

又有第三位天使接著他們,大聲說︰“若有人拜獸和獸像,在額上或在手上受了印記,這人也必喝上帝大怒的酒;此酒斟在上帝忿怒的杯中純一不雜。他要在聖天使和羔羊面前,在火與硫磺之中受痛苦。他受痛苦的煙往上冒,直到永永遠遠。那些拜獸和獸像,受他名之印記的,晝夜不得安寧。”聖徒的忍耐就在此;他們是守上帝誡命和耶穌真道的。(啟14:9-12)

如果我們認為“星期日”是“獸的印記”,必然使人們無法都明白這印記的實質,也就無法將獸的本質真正讓世人明白,因為就是我們基督複臨安息日會地信徒們在那時,也將在星期日休息寫作,傳道,不上街干活。這一切對我們來說雖不是遵守《星期日法律》,但對世人來說,我們所作的一切事,都與受獸印記的人沒有什么區別。要說區別的話就是我們說要守安息日,而他們說不能,但我們實際上在星期日卻沒有干活,對世人來說,我們都遵守“星期日”這“獸的印記”。

我們要能傳這信息,就必須明白其中“獸和獸像,在額上或在手上受了印記”是什么意思?因為這內容所給我們的啟示就是我們不能與之有關系,免得“受她所受的災殃”(啟18:4)

關于“獸”,我們都知道是指“教皇”,就不必再仔細論述。那么“獸像”是什么?我們就必須以經上說的權威,讓所有的人因基督的道而無不認為耶穌是主。所以通過以經解經的方法,我們可以確實的知道“獸像”是指《星期日的法律》,具體分析請看“福音中國網站論壇《真理探索》和全球複臨網《啟示錄研究》”中的《以經解經話“獸像”真面目》一文。至于“獸的印記”是指什么?也可以到這兩個網站上看《以經解經論“獸印記”是什么》一文,本文詳細論述了獸印記中的“獸名”是指獸的精神“必向至高者說(.夸大的.)話,必折磨至高者的聖民,必想改變節期和律法。”(但7:25)獸印記中的“獸的數目”是指承認教皇是“上帝兒子的代理人”身份。這都是獸和獸像所共有的特征,都是他們共同的意志。所以,凡受獸印記的人,就必在行動上“向至高者說(.夸大的.)話,折磨至高者的聖民,想改變節期和律法。”或在思想上承認教皇是“上帝兒子代理人”的中保身份,也就是人必須藉著教皇才能得罪的赦免。

愿天父因基督恩賜福所有傳這信息的人,將第三天使信息大喊叫的靈賜與他。阿們﹗

啟示錄十四章十、十一節研究

“這人也必喝上帝大怒的酒;此酒斟在上帝忿怒的杯中純一不雜。他要在聖天使和羔羊面前,在火與硫磺之中受痛苦。他受痛苦的煙往上冒,直到永永遠遠。那些拜獸和獸像,受他名之印記的,晝夜不得安寧。”(啟14:10-11)

本文重點研究這兩節經文的靈意。我們知道,這兩節經文是針對“拜獸和獸像,在額上或在手上受了印記”的人說的,根據保羅所說,引發忿怒的是律法,而律法的工價是死,顯然,這裡的“喝上帝大怒的酒”是指那些“拜獸和獸像,在額上或在手上受了印記”的人的罪將不被赦免,將受“第二次的死”。(啟20:14)因為“此酒斟在上帝忿怒的杯中純一不雜”,顯然,這裡的酒是指引發上帝忿怒的罪。這罪就是“拜獸和獸像,在額上或在手上受了印記。”

既然“拜獸和獸像,在額上或在手上受了印記”的人罪永不被赦免,那“他要在聖天使和羔羊面前,在火與硫磺之中受痛苦”,也就是很自然的事了,這裡的“聖天使”應該是指傳本信息的“第三位天使”;羔羊是指“耶穌”;“火”代表“聖靈”,因為上帝是烈火,也是靈;“硫磺”是用來驅蛇的,蛇是指撒但,那這硫磺就可能是指“第三天使信息”。這樣,我們就可以很明確的將這節預言按靈意說出來︰“拜獸和獸像,在額上或在手上受了印記”的人要在傳“第三位天使信息”的“老底嘉教會使者”和“耶穌”面前,在“聖靈”和“第三位天使信息”之中受痛苦。他們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老底嘉教會的使者傳的“第三位天使信息”就是耶穌基督的啟示,這啟示也是耶穌所說的話,經上說︰耶穌所說的話是靈,是生命。這樣,“拜獸和獸像,在額上或在手上受了印記”的人,自然就因為不聽從耶穌的話“第三位天使信息”而產生“惡而且毒的瘡(指‘抵擋聖靈的警告’)”(啟16:2),“因疼痛就咬自己的舌頭”(啟16:10),我們知道“舌頭在百體裡也是最小的,卻能說大話。”(雅3:5)這裡的舌頭是指假先知的說的大話,這大話是謊言,這謊言就是叫人“拜獸和獸像,在額上或在手上受了印記‘不一定死’”,這話是“罪惡的世界,能污穢全身,也能把生命的輪子點起來,並且是從地獄裡點著的。”(雅3:6)要知道,咬舌頭就是要吃下去的,也就是這些“拜獸和獸像,在額上或在手上受了印記”人,將硬功夫著心將這謊言當作“生命的輪子點起來,並且是從地獄裡點著的。”他們之所以要點著這地獄的火,是因為老底嘉教會使者和耶穌的靈使他們受痛苦,這煎熬使他們“晝夜不得安寧”。

他們因疼痛就咬自己的舌頭,是為了要將這使他們痛苦第三天使信息和聖靈的感動徹底的用謊言來掩蓋,因為他們要以謊言為食物,不以上帝口裡的話為食物。這樣,他們將徹底拒絕給他們的生命。但這種倍受煎熬的痛苦所產生的罪惡,就如“煙往上冒,直到永永遠遠。” 只要他們活著這種感覺必陪伴他們,非到第二次的死不能結束。

“永生上帝的印記”與“守上帝誡命和耶穌真道”的關系研究

“我又看見另有一位天使,從日出之地上來,拿著永生上帝的印。他就向那得著權柄能傷害地和海的四位天使大聲喊著說︰ “地與海並樹木,你們不可傷害,等我們印了我們上帝眾仆人的額。”我聽見以色列人各支派中受印的數目有十四萬四千。”(啟7:2-4)

“我又觀看,見羔羊站在錫安山,同他又有十四萬四千人,都有他的名和他父的名寫在額上。”(啟14:1)“聖徒的忍耐就在此;他們是守上帝誡命和耶穌真道的。”(啟14:12)

根據以上經文研究,我們會發現一個有趣的問題,就是這十四萬四千人所受的印是羔羊的名──耶穌和他父的名──耶和華,而這是他們守上帝誡命和耶穌真道的忍耐泉源。

顯然,耶穌的名和耶和華的名是十四萬四千人永生的印記,這印記若表明的是安息日,那我們要想在安息日中看出耶穌的名似乎太牽強,因為第四條誡命沒有顯示這耶穌的名。雖然耶穌在道成肉身之前,是創造天地的耶和華,但怎么也看不出耶穌的名。就守安息日與守上帝誡命和耶穌真道似乎也沒有關系,雖然上帝誡命第四條說要守安息日,但這不能作為永生的條件。要知道永生的條件是聖潔,而安息日只是一個與耶和華的証據,這証據告訴我們是耶和華叫我們成聖的,而耶和華叫我們成聖,是叫我們信耶穌,並因這恩典悔改赦罪后成聖。顯然,安息日沒有這個悔改赦罪成聖的能力。

讓我們再來仔細的研究上帝的誡命是講什么?耶穌說︰“你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上帝。這是誡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仿,就是要愛人如己。這兩條誡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總綱。”(太22:37-40)也就是說,守上帝誡命是因為他們愛上帝也愛人如已。那么我們也知道,耶和華是愛。顯然,這愛與守誡命是關聯的。也就是說,這十四萬四千人擁有上帝全備的愛,所以,他們才能守上帝的誡命。

讓我們再來仔細研究守耶穌真道是講什么?耶穌說︰“我心裡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裡就必得享安息。”(太11:29)保羅為這柔和謙卑的行為作了有力的見証說︰“他本有上帝的形像,不以自己與上帝同等為強奪的;反倒虛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2:6-8)這就是耶穌的真道,他不以自己與上帝同等為強奪的,反倒為了上帝的道,存心順服,取了卑微的奴仆形像,也就是有罪人的身體,將自己榮耀的光隱藏在這罪惡的身體中,使世人看到上帝的榮耀,這榮耀就是聖潔的行為,且為了這聖潔終死于十字架,完成了救贖的任務。這一過程,是他順服神的旨意,無不是為了榮耀聖潔真實的神。所以,我們可以看出“耶穌的真道就是順服”。

而順服所產生的果效必然是聽從上帝的話,所以,十四萬四千人的額上有耶穌的名和他父的名,也就是說這十四萬四千人學了基督的樣式──順服,並因此在主裡得到上帝的愛,能守上帝的誡命了。
我們知道,守安息日的人並不一定能得救,但有了基督的樣式──順服,並因此得到上帝的愛的人,必能得救。這樣,永生上帝的印記是什么,也就很明顯了。不就是順服和愛嗎?

論 “律法”的演變

起初上帝創造天地的時候,天上已經有律法,這律法被放在上帝寶座下的約柜中,有明亮之星和另一位天使看守,就如經上說︰“你(明亮之星)是那受膏遮掩(.約柜.)的基路伯;我將你安置在上帝的聖山上;你在發(.光如.)火(.的寶.)石中間往來。你從受造之日所行的都完全,后來在你中間又察出不義。”(結28:14、15)我們知道,地上以色列人“他們供奉的事本是天上事的形狀和影像,正如摩西將要造帳幕的時候,蒙(.上帝.)警戒他,說︰‘你要謹慎,作各樣的物件都要照著在山上指示你的樣式。’照著天上樣式作的物件必須用這些祭物去潔淨;但那天上的本物自然當用更美的祭物去潔淨。”(來8:5  9:23)這樣看來,那天上的約柜必也放著地上約柜的“十條誡”約版,這是從天庭所有天使都要遵守的“約”。若沒有這約明亮之星淪為撒但、魔鬼也就不是罪了,因為經上說若沒有律法就沒有罪,顯然罪的產生是因為明亮之星“心裡曾說︰我要升到天上;我要高舉我的寶座在上帝眾星以上;我要坐在聚會的山上,在北方的極處。我要升到高雲之上;我要與至上者同等。”(賽14:13、14)耶和華知道這居心,就說︰“因你心裡高傲,說︰我是神;我在海中坐上帝之位。你雖然居心自比上帝,也不過是人,並不是神﹗”(結28:2)這樣,因為明亮之星這明顯違背了第一條誡命的罪就產生了。

要知道“律法是惹動(上帝)忿怒的((或作︰叫人受刑的)) ;那裡沒有律法,那裡就沒有過犯。”(羅4:15)“罪的工價乃是死;惟有上帝的恩賜,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裡,乃是永生。”(羅6:23)所以,上帝在創造世界時,在“東方的伊甸立了一個園子,把所造的人安置在那裡。耶和華上帝使各樣的樹從地裡長出來,可以悅人的眼目,(.其上的果子.)好作食物。園子當中又有生命樹和分別善惡的樹。”(創2:9)又說︰“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可以隨意吃,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創2:16、17)“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這就是引發上帝忿怒的律法的雛形,“因為罪的工價乃是死” 。這就是律法從誡命之外再添一條,這一條就“凡違背律法的都要死”。

但是“律法本是外添的,叫過犯顯多;只是罪在那裡顯多,恩典就更顯多了。”(羅5:20)當人因蛇(其實是撒但)的引誘不聽上帝命令吃了善惡樹的果子后,“耶和華上帝對蛇說︰你既做了這事,就必受咒詛,比一切的牲畜野獸更甚。你必用肚子行走,終身吃土。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為仇;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此為仇。女人的后裔要傷你的頭;你要傷他的腳跟。”(創3:14、15)這樣,過犯既因撒但顯多,恩典也就因創造天地的基督更顯多了。因為蛇上帝使他終生吃土,就是他再也沒有屬靈的生命了,因為經上說︰“我們既有屬土的形狀,將來也必有屬天的形狀。”(林前15:49)這樣,蛇既終生吃土,自然沒有屬天的形狀了。這裡,基督就成了律法的總結,因為律法的總綱是愛,這裡基督將愛向世人作了說明。要撒但與相信救贖的女人終生為仇,撒但要與女人的后裔耶穌終生為仇,因為撒但要高舉自己超過耶穌,作海中的神。要知道女人是眾生之母,所以,凡相信耶穌基督救贖的都是屬這女人的后裔,因為凡在基督裡的都得為后裔;凡不相信這救贖的就成了蛇的后裔,因為凡在律法之下的都是屬魔鬼的。但善惡斗爭的結果,基督也向亞當和夏娃說明了,也就是這個女人的后裔,被稱為人子的耶穌將傷蛇的頭,使他再也沒有辦法欺騙相信耶穌基督救贖的人。而這個撒但的后裔最終也只能傷了耶穌的腳跟,也就是只能把他釘十字架,而無法將他拘禁在死裡面。

這個救恩的宣布,同時,也讓亞當感覺了犧牲時,那難以言說的恐怖,因為耶穌將代表他犧牲的羔羊叫亞當殺了,獻在祭壇上后,“為亞當和他妻子用皮子做衣服給他們穿。”(創3:21)這只羊羔是亞當親自殺的,神是不可能自己去殺死所造之物。所以,才有以后的亞伯獻祭蒙耶和華悅納,而該隱所獻不蒙耶和華悅納。因為羔羊是代表基督道成肉身為人類獻上的祭物,是代表救贖的恩典,只有這恩典才是赦罪的源泉,任何東西都不能替代。

這聖子基督道成肉身來替人類死在罪惡中來擔當人罪的恩典,就這樣,由亞當以口授相傳世世代代傳了下來。于是這位“生下來作王的”聖子就成了世代相傳的彌塞亞,也就是救世主,是救人脫離罪惡的主,也是重新給人正直的靈和清潔的心的主。

所以“亞伯因著信,獻祭與上帝,比該隱所獻的更美,因此便得了稱義的見証,就是上帝指他禮物作的見証。他雖然死了,卻因這信,仍舊說話。以諾因著信,被接去,不至于見死,人也找不著他,因為上帝已經把他接去了;只是他被接去以先,已經得了上帝喜悅他的明証。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悅;因為到上帝面前來的人必須信有上帝,且信他賞賜那尋求他的人。挪亞因著信,既蒙(.上帝.)指示他未見的事,動了敬畏的心,預備了一只方舟,使他全家得救。因此就定了那世代的罪,自己也承受了那從信而來的義。亞伯拉罕因著信,蒙召的時候就遵命出去,往將來要得為業的地方去;出去的時候,還不知往那裡去。”(11:4-8)

經上既然見証這些人都是因信稱義的,顯然這理不是從耶穌釘十字架才有的,是從亞當信的時候就有了,這理是這些沒有見過耶穌面的人盼望他的原因,既因信生盼望,也就“遵守神的吩咐和神的命令、律例、法度。”(創26:5)神若沒有將這些告訴亞當,那么,后代的人也就無從相信神了,也就沒有人“遵守神的吩咐和神的命令、律例、法度。”但聖經為我們見証了,從亞伯起直到施洗約翰,他們都因信這稱義的理,也就是相信神會使他們在世的日子“使自己沒有玷污,無可指摘,安然見主。”(彼后3:14)也相信“平安的上帝親自使他們全然成聖﹗使他們的靈與魂與身子得蒙保守,在我主耶穌基督降臨的時候,完全無可指摘﹗”因為“那召他們的本是信實的,他必成就這事。”(帖前5:23-24)

然而,亞伯拉罕的子孫后代──以色列人因為不信神“與亞伯拉罕所立的(.約.),向以撒所起的誓。”,在曠野 “等不多時,他們就忘了神的作為,不仰望神的指教。”(詩106:13)因為凡信的人“就潔淨自己,像主基督耶穌潔淨一樣。”(約一3:3)所以,耶和華我們的神在威嚴之中降臨西乃山,親自將他神聖律法中的律例,也就是十條誡命向以色列人重申,當時“西乃全山冒煙,因為耶和華在火中降于山上。山的煙氣上騰,如燒窯一般,遍山大大的震動。”(出19:18)“上帝吩咐這一切的話(十誡)……眾百姓見雷轟、閃電、角聲、山上冒煙,就都發顫,遠遠的站立,對摩西說︰‘求你和我們說話,我們必聽;不要上帝和我們說話,恐怕我們死亡。’”(出20:1、18、19)接著,又將他律法中的典章叫摩西寫下來告訴以色列會眾。這些律例、典章原是以色列知曉的,是從亞當開始世世代代口授相傳的,在西乃曠野,上帝要摩西將這神聖的律例和典章寫下,原是叫以色列人知道敬畏神,將榮耀歸給他,這榮耀就是神所宣告的名“耶和華,耶和華,是有憐憫有恩典的上帝,不輕易發怒,並有豐盛的慈愛和誠實,為千萬人存留慈愛,赦免罪孽、過犯,和罪惡,萬不以(.有罪的.)為無罪,必追討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出34:6、7)這名是叫我們因恩典和憐憫而自潔,我們若像耶穌一樣自潔,就會有神的慈愛和誠實,也就是榮耀神了。

當 “摩西下山,將耶和華的命令典章都述說與百姓聽。眾百姓齊聲說︰‘耶和華所吩咐的,我們都必遵行。’”(出24:3)摩西“又打發以色列人中的少年人去獻燔祭,又向耶和華獻牛為平安祭。摩西將血一半盛在盆中,一半洒在壇上;又將約書念給百姓聽。他們說︰‘耶和華所吩咐的,我們都必遵行。’ 摩西將血洒在百姓身上,說︰‘你看﹗這是立約(.的血,是耶和華按這一切話與你們立約的憑據.)。’”(出24:5-8)顯然,以色列人是知道上帝與亞當立約救贖的事,也明白這一切,要不然摩西也就不會叫他們獻牛為平安祭了,也就不知道這牛的血是有立約地功效了。

然而,神知道這是個悖逆的民族,,他要他們知道這“立約之血的神聖”,所以,就又叫摩西上山,對摩西說︰“你上山到我這裡來,住在這裡,我要將石版並我所寫的律法和誡命賜給你,使你可以教訓百姓。”(出24:12)同時,又將“照著天上樣式作的物件”約柜、燈台等代表儀文的律法告訴摩西,使百姓能在這律法的看守之下,明白基督救贖的恩典,這恩典原是叫他們在犯罪之時,藉著所獻的羔羊的血,罪得赦免,並藉著這代表耶穌的大祭司得以進入聖所,求父將他的罪除去並更新他們的心靈,使他們成為至聖,這至聖的標準就是十條誡,因為這十誡是放在至聖所的約柜裡,約柜之上是施恩座。原是叫他們明白恩典,不是明白叫人知罪的誡命,原是叫他們因恩典向罪夸勝,不是叫他們因律法得勝。可惜的是,以色列的百姓沒有明白這意義,將這看守他們的律法形式化,而沒有明白這是出于恩典,是神恩賜,原是叫他們因神的恩得勝,不是叫他們因律法夸勝。

當這因信稱義的理耶穌來到時,這代表他犧牲的儀文律法也就廢除了,沒有用了,就如上帝與亞伯拉罕所立的割禮的約一樣,原是叫他們與外族的人分別為聖,証明他們是屬基督的。同時,加在律法上的忿怒──死,也就廢除了,因為基督的犧牲原是向律法夸勝,使在律法之下的人解放出來得永生。所以,是叫他們因信得勝,不是因信定罪。這罪原是向不信的人定的。既然免了忿怒,也就將典章中的一切刑罰一起免了,只要我們守神的誡命就是了。但典章中的所規定的行為原是叫我們知道什么叫愛,所以,這些並沒有廢除,就如那個稅利說,我如果貪了別人的,就償還四倍等,這就是愛了。又如那個行淫的,耶穌說,你從今以后不要再犯了。這都是神的恩典,原不是叫我們受刑罰。也是叫我們在萬民中被分別出來,証明自己是屬基督的。

所以,如今神的律法就是叫人行義的誡命和去除神忿怒的典章了。這是為了叫我們記住,我們得救原是在乎恩典,不是在乎自己。因為叫我們守神誡命的原是神的憐憫與恩典,使我們在基督裡得了潔淨的聖靈,是基督藉著這聖靈叫我們守的,不是我們自己能做到的。因為因信得潔淨的理在基督裡來到了,若沒有來到,沒有人會夸自己不犯罪,但如今這理因基督來到,我們就可以藉著基督耶穌不犯罪,這也是我們向罪夸勝的法寶。

愿天下的人都能因這因信得聖潔的理來就耶穌基督,並在基督裡得以潔淨,無瑕無疵的站在神的面前。阿們﹗

論“獸印記之獸名與獸名數目”的本質

“他又叫眾人,無論大小、貧富、自主的、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額上受一個印記。除了那受印記、有了獸名或有獸名數目的,都不得作買賣。”(啟13:16、17)

從以上經文我們可以看出,獸印記就是獸名或獸名數目。我們知道這獸名是指羅馬教皇,這教皇所顯示的意念就是“他必向至高者說(.夸大的.)話,必折磨至高者的聖民,必想改變節期和律法。”(但7:25)也就是說,凡受這獸名印記的人,都必有這意念,這意念原是從撒但來的,撒但“因心裡高傲,說︰我是神;我在海中坐上帝之位。”(結28:2)這樣,撒但通過“兩角如羊羔的獸”所代表的假先知,施行神跡奇事叫人通過拜他的代理人教皇,“又拜那龍,因為他將自己的權柄給了獸,也拜獸,說︰‘誰能比這獸,誰能與他交戰呢?‘”(啟13:4)達到“在海中為神,坐上帝之位”的目的。而這一切都是撒但通過他的代理人“向至高者說(.夸大的.)話,折磨至高者的聖民,改變節期和律法”來實現的。所以,這本是撒但的意念,是叫教皇體現出來。

我們也知道獸名數目就是666,是人的數目,這個人就是自稱“上帝兒子代理人”的教皇。實際上教皇是撒但的代理人,是撒但之子,因為他有撒但的意念“必向至高者說(.夸大的.)話,必折磨至高者的聖民,必想改變節期和律法。”同時,他也高舉自己為中保,有赦罪的身份。這原是基督十字架的功勞,而這個教皇卻將這中保的身份用謊言給竊取了。這樣,撒但通過教皇代替耶穌,又使人將自己當成上帝,最終以謊言達到了他欺騙世人的目的,使世人稱他為上帝,他起初的想法終于實現了。

通過以上內容,我們可以清晰的知道,這獸印記之獸名和獸名數目原是出于撒但高抬自己的陰謀,他在讓他的代理人竊取耶穌的中保身份,同時,又將神的身份竊為已有。耶和華這樣對撒但說︰“然而,你必墜落陰間,到坑中極深之處。凡看見你的都要定睛看你,留意看你,說︰使大地戰抖,使列國震動,使世界如同荒野,使城邑傾覆,不釋放被擄的人歸家,是這個人嗎?列國的君王俱各在自己陰宅的榮耀中安睡。惟獨你被拋棄,不得入你的墳墓,好象可憎的枝子,以被殺的人為衣,就是被刀刺透,墜落坑中石頭那裡的;你又象被踐踏的尸首一樣。你不得與君王同葬;因為你敗壞你的國,殺戮你的民。惡人后裔的名,必永不提說。”(賽14:15-20)最后在千禧年過后的審判中“撒但因罪孽眾多,貿易不公,就褻瀆他那裡的聖所。故此,耶和華使火從他中間發出,燒滅他,使他在所有觀看的人眼前變為地上的爐灰。各國民中,凡認識他的,都必為他驚奇。他令人驚恐,不再存留于世,直到永遠。”(結28:18、19)

論懷愛倫等與十四萬四千人的關系

十四萬四千人是上帝在末世特為傳三天使信息分別為聖。我們知道是從威廉米勒爾發出“到二千三百日,聖所必潔淨”和“因他審判的時候已經到了”的時候,第一天使信息算是被發出。到了懷愛倫被神分別為聖時,三天使信息才被按正意解開。這樣,威廉米勒爾和懷愛倫等無疑是傳播三天使信息的先鋒,就如耶穌來時,有 洗約翰作先鋒一樣,他們是老底嘉教會的先鋒。他們就是主說的“我知道你的行為,你略有一點力量,也曾遵守我的道,沒有棄絕我的名。看哪,我在你面前給你一個敞開的門,是無人能關的。那撒但一會的,自稱是猶太人,其實不是猶太人,乃是說謊話的,我要使他們來,在你腳前下拜,也使他們知道我是已經愛你了。你既遵守我忍耐的道,我必在普天下人受試煉的時候,保守你免去你的試煉。我必快來,你要持守你所有的,免得人奪去你的冠冕。得勝的,我要叫他在我上帝殿中作柱子,他也必不再從那裡出去。我又要將我上帝的名和我上帝城的名(這城就是從天上、從我上帝那裡降下來的新耶路撒冷),並我的新名,都寫在他上面。”(啟3:8-10)

他們忠心的完成了任務,並得勝,沒有棄絕主的名,因為經上說︰“人若說我認識耶穌,若不遵守他的誡命,就是說謊的,真理也不在他心裡面了。”(約一2︰4)他們將第一天使警告信息中永遠的福音,忠實告誡了當時代的人。也說是“應當敬畏神,將榮耀歸給他﹗因他施行審判的時候已經到了。應當敬拜那創造天地海和眾水泉源的。”。(啟14︰7)我們當拿什么來敬畏榮耀神呢?就是向神守約,這約是用耶穌的寶血所立,是“要將我的律法放在他們裡面,寫在他們心上。”(來8:10)這律法就是西乃山神親自向全體以色列頒布的,摩西稱之為約書。“我上了山,要領受兩塊石版,就是耶和華與你們立約的版。那時我在山上住了四十晝夜,沒有吃飯,也沒有喝水。耶和華把那兩塊石版交給我,是上帝用指頭寫的。版上(.所寫的.)是照耶和華在大會的日子、在山上、從火中對你們所說的一切話。過了四十晝夜,耶和華把那兩塊石版,就是約版,交給我。”(申9:9-11)當時因為以色列不信神的能力,所以上帝將約刻在石版上,如今因為我們信基督的,就將這約刻在我們的心版上了。因為“神要作我們的上帝;我們要作神的子民。”(來8:10)

就如耶和華說︰“你們若不聽從,也不放在心上,將榮耀歸與我的名,我就使咒詛臨到你們,使你們的福分變為咒詛;因你們不把誡命放在心上,我已經咒詛你們了。我曾與他立生命和平安的約。我將這兩樣賜給他,使他存敬畏的心,他就敬畏我,懼怕我的名。真實的律法在他口中,他嘴裡沒有不義的話。他以平安和正直與我同行,使多人回頭離開罪孽。祭司的嘴裡當存知識,人也當由他口中尋求律法,因為他是萬軍之耶和華的使者。”(瑪2:2-5)

威廉米勒爾和懷愛倫等將永遠福音的知識與律法忠心的向世人傳播后,耶穌也應許了他們“要將我上帝的名和我上帝城的名(這城就是從天上、從我上帝那裡降下來的新耶路撒冷),並我的新名,都寫在他上面。”這裡的上帝的名就是耶和華,上帝城的名就是新耶路撒冷,並耶穌的新名也就是得勝者耶穌基督的名,這是稱王的名。這裡的耶和華的名寫在他上面是耶穌使上帝的愛成就在他們裡面,新耶路撒冷是聖徒得基業的証據,這証據是代表“就蒙恩得穿光明潔白的細麻衣。(這細麻衣就是聖徒所行的義。)”(啟19:8)也就是上帝稱他們為義了。耶穌的新名耶穌基督代表他們因耶穌 “成為國民,作他父上帝的祭司。”這些名就是永生上帝的印記,與印在“額上羔羊的名和他父的名”是一樣的意思。

所以,他們也是十四萬四千人中的一員,是晚雨複興的前奏。“當春雨的時候,你們要向發閃電的耶和華求雨。他必為眾人降下甘霖,使田園生長菜蔬。”(亞10:1)所以,我們當我們的父將這複興的晚雨降在我們身上,盡快完成第三天使信息的傳播任務。可惜當第二災禍無神主義在二戰結束后,也就是一九四五年,神要將余下的聖靈降下,但求雨的不多,以至于,第三天使至今還不為人所知。

我們在天上的父愿你因基督的恩,激動我們的心,使我們順從你的命令求得第三天使信息大喊叫的靈,盡快將這信息傳遍多國,多方,多民,多族。阿們﹗

人怎樣稱義?

“但如今你們奉主耶穌基督的名,並藉著我們上帝的靈,已經洗淨,成聖,稱義了。”(林前6:11)

保羅這句話已經將每一個人的稱義過程說的很清楚了,就是要信耶穌奉他的名求神國的義,這義是天父因基督所賜聖靈在我們身上運行的結果,先是因基督罪被赦免,后因所賜的聖靈,使我們原本順從肉體的意念被改造,完全按著聖靈的樣式建造,使我們有耶穌基督的樣式,即順從神的意念,聽從它的命令,守他的誡命,這個過程就是洗淨,成聖的過程,但這還不是稱義。

因為“在上帝面前,不是聽律法的為義,乃是行律法的稱義。”(羅2:13)我們能守誡命,只是作人的本份,但神要的是我們行律法,所謂行律法就是要有愛,因為律法的總綱是愛,而基督就是律法的總結。神藉著聖靈洗淨我們,叫我們成聖,是叫我們有基督的樣式,這樣式是叫我們心中有愛,這愛是使我們“飢渴慕義”的動力。所以耶穌說︰“飢渴慕義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飽足。”因為神就是愛,我們所慕的義就是這愛,所以耶穌說︰“所以你們要像天父一樣完全。”這就是我們所慕的義,像天父一樣完全。既然學了基督的樣式,想像天父一樣完全,就必然會“飢渴慕義”,這時,神必將這種愛成就在我們裡面,因為神的國就是充滿愛的國度。因為“凡尋找的必尋著,凡求的必求到。”這愛將使我們心生憐憫,愿所有的人得到神在基督裡所賜的恩典,並在行動中將這恩典表現出來。于是到這時,我們就因“憐憫人而蒙神的憐憫,”就是有神稱我們為義了,因為這時的聖徒有了神的愛,有了神的“憐憫和恩典,不輕易發怒,並按著神的豐盛的慈愛和誠實”作事 。這種人就是清心的人,耶穌說︰“清心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見上帝”。也就是說,他們必得到永生上帝的印記,這印記就是耶穌的名和耶和華的名所顯示的順服和愛。有了這印記,就是他們成了聖靈的殿,神的靈住在他們裡面了。也說是有神稱他為義了,因為神住在他們裡面了。
    所以,守誡命的不都稱義,只有因愛生出憐憫的人才被神稱義,因為這些人才是有基督樣式的人。就如保羅所說︰“我若能說萬人的方言,並天使的話語,卻沒有愛,我就成了鳴的鑼,響的鈸一般。我若有先知講道(.之能.),也明白各樣的奧秘,各樣的知識,而且有全備的信,叫我能夠移山,卻沒有愛,我就算不得什麼。我若將所有的周濟(.窮人.),又舍己身叫人焚燒,卻沒有愛,仍然與我無益。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愛這三樣,其中最大的是愛。”(林前13:1-3、13)愛完全了律法,“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夸,不張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愛是永不止息。先知講道之能終必歸于無有;說方言之能終必停止;知識也終必歸于無有。”(前13:4-8)也就是使我們能行律法被上帝稱義。阿們﹗

行律法的之所會被神稱義,是因為行律法的是叫人不犯罪,是叫我們要勸戒人(也包括勸誡自己),要守神的誡命和耶穌的真道,從而藉著聖靈改變自己順從主意,使自己像天父一樣完全公義、聖潔、良善。這就是行律法的真意,不是你自己能行,而是藉耶穌基督的恩,求父得來的聖靈,讓聖靈改變你。這就是耶和華說的“安息日是我與你們之間永遠的証據,叫你知道是耶和華叫你成聖的。”這句話,就是“守神誡命和耶穌的真道”的最好詮釋。

以下是懷著引述︰

不要自欺,上帝是輕慢不得的。唯有聖潔才能使你為天國作準備。唯有真誠,實驗証實的敬虔能給予你純潔、高尚的品格,並使你能進達那位住在不可接近之光中的上帝面前。這種屬天的品格必須在地上獲得,否則就無從得到了。《証言》卷二原文第266,267面

渴望良善與真實敬虔臻達最高境地,原是好的;但你如果就到此為止,那仍然于事無補。善良的意愿宗旨都是對的,但若不毅然決然地實行出來,仍然無濟于事。許多人在希望及渴慕作基督徒中竟然滅亡了,只因他們並沒有作認真的努力,故此被稱在天平裡就顯出虧欠來。心志務必運用在正確的方面。我立志要作全心全意的基督徒;我立志要明白全備之愛的長闊高深。

請諦聽耶穌的話說︰“飢渴慕義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飽足。”(太5:6)基督已預備了豐盛的供應,來滿足飢渴慕義的生靈。《証言》卷二第265、266面

看到任何人若不勝過種種的誘惑,勝過驕傲、自私、愛世界,並勝過一切不正當的言行,就決不能分享複蘇“安舒”的經驗。因此,我們應當越來越親近主,並且誠懇地致力于作那必要的準備,以便我們在主的大日的戰場上站立得住。但愿大家都要記著︰上帝乃是聖潔的,也唯有聖潔的生靈才能永住在痘面前。《早期著作》原文第71面

“兩角如羊羔的獸”和“七災”的關系研究

根據啟示錄第十三章十一節到十七節,我們知道“兩角如羊羔的獸”是迷惑人“拜獸和獸像,在額上或在手上受了(獸名或獸名數目的)印記。”在啟示錄第十九章二十節中告訴我們是“假先知”,“那在獸面前曾行奇事、迷惑受獸印記和拜獸像之人的假先知,也與獸同被擒拿。”這假先知“說話好像龍。”(啟13:11)龍就是古蛇。在聖經中,蛇只有在伊甸園裡對夏娃說過話,它說︰“上帝豈是真說不許你們吃園中所有樹上的果子嗎?”又說︰“你們不一定死;因為上帝知道,你們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們便如上帝能知道善惡。”(創3:1、4、5)這是徹頭徹尾的謊言。這蛇就代表撒但,耶穌說︰“他從起初是殺人的,不守真理,因他心裡沒有真理。他說謊是出于自己;因他本來是說謊的,也是說謊之人的父。”(約8:44)這樣,“兩角如羊羔的獸”所代表的“假先知”所說的話必然也是謊言。

經上論到這“假先知” 說︰ “人子啊,你要說預言攻擊以色列中說預言的先知,對那些本己心發預言的說︰‘你們當聽耶和華的話。’”主耶和華如此說︰“愚頑的先知有禍了,他們隨從自己的心意,卻一無所見。以色列啊,你的先知好象荒場中的狐狸,沒有上去堵擋破口(指不守上帝的誡命和耶穌的真道。啟14︰12),也沒有為以色列家重修牆垣,使他們當耶和華的日子在陣上站立得住。這些人所見的是虛假,是謊詐的占卜。他們說是耶和華說的,其實耶和華並沒有差遣他們,他們倒使人指望那話必然立定。你們豈不是見了虛假的異象嗎?豈不是說了謊詐的占卜嗎?你們說,這是耶和華說的,其實我沒有說。”所以主耶和華如此說︰“因你們說的是虛假,見的是謊詐,我就與你們反對。這是主耶和華說的。我的手必攻擊那見虛假異象、用謊詐占卜的先知,他們必不列在我百姓的會中,不錄在以色列家的冊上,也不進入以色列地;你們就知道我是主耶和華。因為他們誘惑我的百姓,說︰‘平安﹗’其實沒有平安,就象有人立起牆壁,他們倒用未泡透的(.灰.)抹上。結13:11所以你要對那些抹上未泡透(.灰.)的人說︰‘牆要倒塌,必有暴雨漫過。大冰雹啊,你們要降下,狂風也要吹裂這牆。’這牆倒塌之后,人豈不問你們說︰‘你們抹上未泡透的(.灰.)在哪裡呢?’”所以主耶和華如此說︰“我要發怒,使狂風吹裂這牆,在怒中使暴雨漫過,又發怒降下大冰雹,毀滅這牆。我要這樣拆毀你們那未泡透(.灰.)所抹的牆,拆平到地,以致根基露出,牆必倒塌,你們也必在其中滅亡;你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我要這樣向牆和用未泡透(.灰.)抹牆的人成就我怒中所定的,並要對你們說︰‘牆和抹牆的人都沒有了。’這(.抹牆的.)就是以色列的先知,他們指著耶路撒冷說預言,為這城見了平安的異象,其實沒有平安。這是主耶和華說的。”(結13:2-16)

若有人認為這是過去的事,那么請看這經文“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並無新事。”(傳1:9)

主耶和華要發怒,這怒是“大而且奇,就是七位天使掌管末了的七災,因為上帝的大怒在這七災中發盡了。”(啟15:1)這末了的七災就是為了要顯露那“兩角如羊羔的獸”的“假先知”本質。因為他們叫人“拜獸和獸像,在額上或在手上受了(獸名或獸名數目的)印記。”使人被迷惑,最終把魔鬼當上帝了。如經上所說︰“我看見獸的七頭中,有一個似乎受了死傷,那死傷卻醫好了。全地的人都希奇跟從那獸,又拜那龍,因為他將自己的權柄給了獸,也拜獸,說︰“誰能比這獸,誰能與他交戰呢?””(啟13:3、4)

這假先知之的以這樣,是因為他有龍的本質“不守真理,因他心裡沒有真理。他說謊是出于自己。”他們“強解神的律法,褻瀆神的聖物(指耶穌的身體和寶血,這是神賜給世人的贖罪祭),不分別聖的和俗的,也不使人分辨潔淨的和不潔淨的,又遮眼不顧神的安息日(星期五日落至星期日日落);神也在他們中間被褻慢。”(結22:26)這樣的假冒為善,卻有如羊羔的外貌,都是因為他們自稱是屬基督的,但經上說︰“人若說我認識耶穌,若不遵守他的誡命就是說謊的,真理也不在他心裡面了。”(約一2︰4)

這些人必喝神大怒的酒,神必將他們的作為顯露出來,顯明各人所作的工程是否站得信住腳。所以,在末后,神的大怒就藉著七災發出來了,使假先知的假冒為善的本質徹底顯露出來。

在第一災中,“第一位天使便去,把碗倒在地上,就有惡而且毒的瘡生在那些有獸印記、拜獸像的人身上。”(啟16:2)就是要顯露假先知“叫地和住在地上的人拜那死傷醫好的頭一個獸(指教皇)。”(啟13:12)

到了第六災“第六位天使把碗倒在伯拉大河上,河水就乾了,要給那從日出之地所來的眾王預備道路。我又看見三個污穢的靈,好像青蛙,從龍口、獸口並假先知的口中出來。他們本是鬼魔的靈,施行奇事,出去到普天下眾王那裡,叫他們在上帝全能者的大日聚集爭戰。(看哪,我來像賊一樣。那警醒、看守衣服、免得赤身而行、叫人見他羞恥的有福了﹗)那三個鬼魔便叫眾王聚集在一處,希伯來話叫作哈米吉多頓